银与乱菊【完】

2009/07/06 22:54
相识那年不过只有十几岁而已,因为肚子饥饿而躺在荒无人烟的尸魂界,无助、害怕早已经是家常便饭。
或许是上天给我活着的勇气,让我遇见了你,在最困难最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看到逆光中你的笑容,那是温和的,只对着我的微笑。
“会因为饿,是因为有那个能力吧?”听不清楚你细腻的嘴在说些什么,全身像火烧一样灼热。
“市丸银,请多关照。”
“银……奇怪的名字。”
模糊中,这一切消失了,在我还正在与灼热的身体挣扎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急躁的喘气声,那声音没有一点节奏感,就连心跳声也不是正常的,只是让我感觉到很舒服,这是一张温暖又舒适的床。
“饿……”原来这就是灵魂死去的感觉,如果可以一直这样,那么死去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这是我刚刚找到的食物,在背你回来的时候你昏迷了哦,先喝口热汤暖暖身子后再吃吧。”熟悉的声音,仿佛在哪里听到过。
“银……”我睁开双眼,看到的不是什么美丽的天堂,更不是充满恐怖的地狱,而是一张能让我安下心来的脸,时时刻刻都在微笑着,原来这里还有着这么一个幸福的人啊。
“虽然说着奇怪,但却记住了呢!”他有着清秀的脸,白嫩的皮肤,安静的端着一碗可以看得到热气腾腾的热汤俯视着躺在床上还未彻底清醒的我。
猛的坐起来使我的头更加疼痛,在这间只有几平米的小木屋中,我几乎能看到充满欢笑的幸福,那是我曾经多么渴望拥有的事情,然而这只是我们最终离别的开始。望着他充满微笑的脸,我的心跳时而急促,时而平静。
一起生活的这些日子,发现许多有关他的事情和坏毛病,温柔体贴的问着我是否会冷,焦急又心疼的问着我有没有受伤,无时无刻都会令我小小的心灵紧张的膨胀,只是不告诉任何人就擅自离开的毛病是我最讨厌的。
“银如果去找蛋糕的话,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他只是笑了笑,“呐,乱菊的生日是几号呢?”
为什么又突然反问我,嘟着嘴,撇过头,开始和他闹起小别扭。
“遇见你之前,过着不像样的生活,已经不记得生日了。”
我的鱼眼可以看到他稍稍一愣,“那么……就把认识我的那天当作乱菊的生日吧?”
想起过去,我只有深深的叹气,然后便低头不吭一声,但是每当低落快要光临我的内心时,银总是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发,轻轻的在我耳边说着能让我振作的小笑话,每一次我都是幸福的微笑着,感动的流着大滴大滴的泪水。
曾经,就在那条属于下流灵魂的凄凉小巷中,摔倒爬起、爬起摔倒,反反复复、日复一日的过着孤单、痛苦、饥饿的生活。被殴打过、恶骂过还常常被抢走辛辛苦苦捡回来的食物,一想起那样的日子,泪水就会禁不住的从脸颊滑落,嗓子也会因此被堵得连“哼哼啊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乱菊,蛋糕粘在嘴角咯。”从痛苦的回忆中醒来时,银已经起身俯视着我,用他带有温暖的舌尖舔走在我嘴角的残余奶油,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心跳越来越快,脸颊开始泛红,红的有一些发烫,接着一直到耳根、双肩,最后连全身都开始滚烫起来。他似乎察觉到我的异常,稍带眷恋的收起温柔的舌尖,将额头贴在我的额头上,我的心跳并没因此而平静,反而跳得更加急促。
“这是和乱菊一起生活以来我的第一个生日,可不可以由我来拿乱菊的礼物呢?”
“咦?”不明白银的意思,我好奇的抬起不想让他看见的通红的小脸。
他仍然满脸微笑,轻轻的将那张有些冰凉的双唇帖在我的樱桃小嘴上,四片叶瓣相互交在一起,软软的很舒服,他绕过摆在我们中间的小木桌,双手着实的环抱住我纤细的小腰,接着我们的舌尖温柔巧妙地交缠着碰触着,好像被施了魔法般,我也下意识的挽过他结实的颈部,不知道为什么很希望他能在做些什么,只是一时间无尽的渴望占据我所有的脑细胞,已经没有任何时间去考虑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从颈部到双肩,银细腻的吸允着我,让我们之间产生了说不清的感觉,然而此时,像是恢复意识一样的我感到一丝的难为情,适量的挣脱他时,他却用那看似柔弱却非常宽厚结实的肩膀将我压倒在地,两只手分工技巧很高,使我动弹不得,温柔的舌尖这一次在我小小的胸部来回徘徊,像在探索着什么。
“嗯…啊…”刺激无情的翻滚着我的全身,那是从我弱小的胸部散发的感觉,颤抖的双手紧紧抓住银的和服。
“银……”狂念着他的名字,凌乱的淫叫声是我从不知道的,为什么会叫出如此不雅的声音,没有剩余的脑细胞去多想这个问题了,我所感受到的只有他急促与渴望的气息。被吸允的胸部仍旧被戏弄得挺立着,身上穿的银送的淡紫色御衣被他略带蛮横的脱掉,双手又开始不由自主的抓实他的背,扯得银的上半身和服全然摊开,模糊中我看到他坚硬的胸膛,这是今后要去依赖的胸膛,是一直以来都保护我的胸膛。
胸部被戏弄结束后,我紧闭着双眼,无时无刻都在低鸣着他的名字,银似乎更加疯狂般的吸允着我白嫩瘦小的身体,那是霸气与占有的欲望,“乱菊……”不清晰的叫声,多希望他能多叫一声我的名字。身体被温柔的翻转过去,他也许不会满足于刚刚的快感,身体每个角落都在被他润湿着,不断的呻吟声使银更加激动,我能感觉到他的双唇时而猛烈时而温柔。
银将自己的裤子脱去,又把我小心翼翼的翻转回来,银通红的脸看上去像刚说过谎的孩子,从未见过他如此害羞,任性而又倔强的身躯将我压实而下,温柔的声音始终回荡在我的耳边,“乱菊,我好爱你啊……”
“我真的可以进入你的身体吗?”我呆愣一阵,泪水禁不住流出,“嗯,请银好好的爱我吧!”脸红的他欣慰的笑笑,第一次看到充满自信的红色双眸中坦露着孤单与忧伤。
银,一直以来我们都会一起坐在门口看星星,靠在你的肩膀上是我最大的幸福,能和你说说笑笑也是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在你的心里我是否是特别的存在呢?如今的你,变得陌生又可怕,让我觉得与你的距离越来越远……
“松本,不要在工作的时候睡觉。”
队长的一阵低吼,我起身坐起,揉着还未消失睡意的眼睛,上一次挡住神枪时的手腕时不时的还在作痛,那个时候你也什么都没说的转身离开,又一次丢下孤单的我。习惯这个东西实在很可怕,看着你悲伤的背影,我忍不住心中的刺痛。直到明白你跟随蓝染的那一刻,隐痛的手腕麻木不仁,失落的心情一下子才真正的跌入深渊,原来你隐藏了如此可怕的计划,原来在木屋中的美好生活只是生命中必经的过程,原来我不过是你童年时期的短暂过客。
“别动!”已经没有疼痛知觉的手本能的抓住你。
“不好意思蓝染队长,我被抓住了。”明明可以回身弹开我,明明可以用神枪刺穿我,可你却老实的任由我无奈的双手制服,这一刻我感受到你的手在微微颤动着,任性的你始终都不愿意转身面对我。这个童年就熟悉的背影模糊的坦露出沉重与悲伤,是舍不得离去还是不敢回头望着曾经那么深爱着的我?
“如果可以让你抓久一点就好了。”
“再见了。乱菊。”
“对不起。”挣开我的双手,回眸时的瞬间,带有歉意却又很温柔的表情,第一次依赖了我,第一次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感情。
远去的你站在越升越高的空中,我们四目相对,早已不懂得离别应该是如何的痛苦,当然也不需要任何的理由,就好像身为死神的我们必须去消灭可怕的虚一样,我也必须面对多次离去的你,即使孤单总是纠缠着我,也必须要坚强的振作。
银,当你离去远走在虚圈的道路上时,你曾几时想起过与你共度童年的我。
银,当你在一次仰望天空闪烁的星星时,你曾几时回忆过我们心跳加速时的美好时光。
银,当你斜靠在墙边思考时,你又曾几时想起我们那个凄冷却又温馨的邂逅。
银……奇怪的名字。
虽然说着奇怪,却是永远无法遗忘的存在。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